网站首页 > 肌肤问题> 文章内容

卢绪章:攀附发了财老友妻子冷落不知他潜伏10年

※发布时间:2021-4-29 10:25:43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陈毅市长准时出席,诸位正准备站起来鼓掌欢迎,未料想他身后跟着一位身着崭新解放军军装的老熟人——卢绪章。

  卢绪章此人可不一般啊,他是CC系陈果夫的座上宾、大红人,曾与卢绪章打过交道的商人们都得说不出话来。若说他是地下党吧,但上海的地下党同志们也是面面相觑,疑惑不解。

  会议过后,陈毅市长频频接到举报电话,收到举报信,他们非常肯定地向陈毅举报:卢绪章曾是少将参议,是组织部长吴开先亲自介绍介入的特别,在抗战胜利之后就来到上海专发国难财,军统、中统都视他为座上宾,在上海曾经红到发紫。

  陈毅看完这些举报信后忍俊不禁,马上打了个电话给卢绪章:卢老板啊!你以后上街可是要当心点,说不定会有人把你抓起来送到,别还要我把你给保出来呐!

  其实,卢绪章不仅是的地下工作者,而且是已经12年之久的老了。在鱼龙混杂的旧上海,卢绪章以惊人的心理素质和敏捷的反应能力,游刃有余地取得情报,并为筹集了大量的活动经费,潜伏时间长达10年。

  卢绪章,原名卢植之,1911年出生于浙江宁波的一户小富人家。1916年,孙中山先生来到宁波考察,在欢迎大会上,他面对着宁波代表人士发表了:兄弟今日之所希望于宁波者,以宁波既有土地,有此资力,苟能积极经营,奋发图强,宁波不难成为吾国第二上海。

  这句话鼓舞了宁波的老百姓们,卢绪章从小就听着大人们激昂地谈论此事,、爱国和爱家乡,深深影响了他的童年。

  后来因为父亲经营的米行不景气,卢绪章还没有念完小学就背井离乡前往上海谋生。卢绪章一边工作一边参加夜校补习班,在补习班之中,卢绪章先后认识了叶春年、杨延修、张平等人,他们一同联手,发起了上海商会商业补习夜校同学会。

  1933年,卢绪章与杨延修等5人合作,成立了广大华行,开展西药、医疗器械的邮购业务,5位年轻人诚信经营,这所小型的西药行业务蒸蒸日上。1935年,广大华行在嘉兴召开会议,明确公司以后的发展方向是成为进步的,有影响的青年。

  1937年,卢绪章加入了由上海地下党和上海文化界救亡协会联合举办的救国干部训练班,为他们传授理论的就是潘汉年同志。

  卢绪章在训练班之中认识了杨浩庐,杨询问卢绪章愿不愿意加入,卢绪章谨慎问道:你是托派党还是?要是托派党我不参加。杨浩庐解释:我们是为的组织。卢绪章听后当场答应,立即要求加入。

  此后,卢绪章还发展了广大华行的杨延修、张平、刘生、孙元海等四人。从此以后,广大华行成为了当时上海地下党组织的重要据点。

  1939年,抗日战争进入了相持阶段,派消极抗日,却和中国和爱国进步人士不断发生摩擦。

  和江苏省委商定,在上海物色干部到大后方建立党的第三线秘密机构。和胜一致推荐卢绪章作为这个地下秘密机构的组织者,广大华行在上海经营多年,已经有了深厚的社会基础,卢绪章本人组织能力强,意志坚定,作风稳健,他是最适合的人选。

  对他说:以后,你们必须断绝与人物在形式上的接近和往来,对任何人都不允许自己的身份,包括对自己的家人和妻子,这就是党的纪律。你要广交朋友,多交朋友,交各方面的朋友,包括党、政、军各方面的人物,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社会关系作为掩护,让广大华行这一秘密机构能够长期保存下来,这就是党交给你的任务。

  为了能够更好地潜伏下去,他一定要做个像模像样的资本家,要像八月风荷,出淤泥而不染。

  的深夜长谈,卢绪章每个字都牢记在心中,此后他的每一次行动,都是严格按照的要求进行的。

  为了防止在形势极端恶化的情况之下保住广大华行,还要求卢绪章不允许和上海地下党组织产生任何的横向联系。所以,即便是潜伏上海多年的地下员,都不知道卢绪章的线年,广大华行总公司由上海迁往重庆,卢绪章分别在西安和设立分行和办事处,一方面适应业务的发展,一方面也是为了更好地开展党的秘密工作。

  1942年春天,一名衣着讲究的中年男子来到卢绪章的办公室,自称是昆明中和大药房的董事长张军光。

  杨延修曾经多次提到过这个人,他在军统、中统之中有不少好友,交际甚广,小利但很讲义气。

  果然,当天晚上张军光赴宴之时就带上了几名至交:蒋介石侍从室专员施公猛,军统局少将梁若节,航空检查所所长、军统局少将严少白等等。一顿饭下来,卢绪章牢记下了每个人的姓名和性格特点,与他们热情交谈,结为至交好友。

  从此以后,卢绪章开始和各打交道,卢绪章大方让他们在广大华行参股,要不直接用钱拉拢。

  在这些中,是清贫的、洁身自好的,没人会想到这位豪气大方,黑白通吃的资本家会是地下员。

  卢绪章利用普遍无度的特点,送钱,送药,盛情款待,赢得了他们的信任。这种手段果然为卢绪章赢得了在之中潜伏的最佳通行证——特别的党证、第二十五集团少将参议头衔的证书。

  党证上的介绍人正是中央组织部长吴开先,这两张证书是施公猛亲自送到他手中的。除了卢绪章,杨延修还获得了军委会化学防毒处上校参谋的头衔,张平也获得了第六战区湘谷运输处上校参谋的头衔。

  皖南事变之后,停止为十八集团军、新四军发军饷,南方局的经济压力更加巨大。前线战士和大后方需要经费,干部家属和各人士的生活困难,南方局也要考虑、照顾。广大华行必须在此关键时刻解决组织的经济需求,从1942年起,广大华行一直在负责筹集党的经费。

  经常在百忙之中抽空和卢绪章长谈,每隔一段时间,会让袁超俊亲自开车把卢绪章秘密接到红岩办事处,经常一谈就谈到深夜。

  卢绪章在的指导之下,一点点扩大广大华行的业务,在昆明、成都、贵阳、西安等地都设立了分支机构,甚至把生意做到了苏联、美国,在短短2年时间里,广大华行积累的资金增加到500万法币,30多万美金。

  每当十八集团军办事处收到华侨捐赠的黄金和美元,无法在市面上直接使用,就全部交给卢绪章,兑换成市面上流行的法币,装在麻袋里面,在半夜三更用汽车或者竹筏送到约好的地点,由红岩派人拿走。

  一次,韶关地下党组织急需要经费,卢绪章化名为重庆老孟,将8.5万元法币送到了韶关,亲自交给了当时的地下联络员,并且记下了这位年轻联络员的相貌特征。

  谁料刚刚回到重庆,卢绪章听闻那位年轻联络员被敌人,经不住了,并且供出了重庆老孟。

  当时重庆只有两条主要街道,卢绪章在这里应酬多,经常在大马上,如果敌人带着守着街头指认他,他很有可能,整个广大华行。

  战时的特殊背景之下,一般的商人是很难能够买到机票的,必须是军界和的才可能乘坐飞机离开。幸好卢绪章有少将参议头衔的证明,航空检查所所长又是他的老朋友严少白,卢绪章很顺利地离开了重庆,前往成都。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盟军司令部宣布允许开展对日本的民间贸易之后,卢绪章看到了机会,远瞩,将广大华行的业务发展到了日本,建立广大华行纽约分行驻日本代表处,开展美日进出口贸易。

  每一天,卢绪章左右逢源,对总是堆着和气善意的笑容,而在一个人的时候,他无比厌弃这样的自己。

  明知这些人手上沾的是同志们的鲜血,在他们不顾老百姓死活,消极抗战、大发国难财的时候,卢绪章还要和他们称兄道弟,甚至有的时候还要给他们送钱送礼。

  卢绪章在这样复杂而矛盾的情绪下着事业,除了几位同志,他谁都不能说,甚至是自己的家人。过去老友乡邻知道了他和的利益关系,常常对他冷嘲热讽,说他是、。

  有一天,卢绪章和秘密商谈了一整夜,回来的时候面对的是怒气冲冲的妻子毛梅影。一身疲惫的卢绪章像从前一样说自己在朋友家中玩久了,其实在他回来之前,毛梅影已经问遍了这些好友。看着哭闹不休的妻子,卢绪章难过地流下眼泪,但他依旧沉默不语。

  卢绪章向汇报计划,谈完之后,卢绪章再次向提出了想要前往延安的想法。摇摇头,希望他继续留在广大华行,做一名红色资本家。

  卢绪章第一次在面前情绪崩溃,他流泪道:周副,当资本家真的比要我的命还难受啊!我从青年时代就立志要救国,之后,我就渴望做一名真真正正的战士。但这些年,我成天跟这些双手沾满我们鲜血的周旋着,碰杯送礼,我心里受不了呀!老朋友骂我,妻子不理我,我满腹委屈和谁说?资本家的日子真过够了!

  安静地听他说完,为他倒上了一杯茶,耐心劝解他:你迫切希望去延安的心情我能体会,你的痛苦我也能理解,我也听说你过去在上海的朋友骂你是财迷心窍,与豺狼共舞。你也许还不知道,我这里也收到一些人士的来信,说你了和感,只知道赚钱发财。但是别忘了你是,党要我们去哪里我们就要去哪里。你现在在后方打开了工作局面,受到了一些高层的信任,如果现在广大华行开始换人,没人能像你这样如鱼得水地处理各种关系。如果你到解放区的消息一旦透露出去,对整个广大华行和党组织的危害不堪设想……

  这次回上海,卢绪章第一件事就是在上海的闹市区设立广大大药房,开业当天,上海人士络绎不绝地前来道贺,白道,大佬往这座气派的大药房前一站,此后再无前来滋事,广大大药房成了地下党组织在上海的又一处相对稳定、安全的据点。

  此时抗战已经过去,官员们手段更加。这些人每次来广大华行拜访卢绪章,都不会空着手回去,不是来分红利就是来讨要东西的。

  卢绪章身上的衣服、手上的表、桌上的现金……这些人都不放过。每次看到他们的模样,卢绪章都是痛恨至极。

  一次,卢绪章因为难以心中的怒火,大骂了一顿不眨眼的梁若节,可巧梁若节这天上门来找卢绪章捞好处。卢绪章非常紧张,不知骂他的话是不是传到他的耳朵里,不得不陪着笑招呼他。这件事后,他更加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再将自己的表达出来。

  广大华行的规模越拉越大,也代表着越来越多的人会眼红,为了抵御风险,党组织,卢绪章请示上层领导之后,开始为广大华行寻找新的靠山,这个人就是陈果夫。

  卢绪章开始打听陈果夫的背景:陈果夫在之中地位很高,但四大家族之中陈果夫经济条件最为薄弱,而且他此时身患肺病,常在家中养病,对医学、药学都非常感兴趣,也在物色适合的人员兴办药厂。

  卢绪章还打听到陈果夫在南京接收了一批日本人留下来的医疗设备,一直存放在南京用不上,他想到可以用这些设备帮助陈果夫开一家制药厂,不仅能和陈果夫搞好关系,还能再给组织争取一些资金。他找到了施公猛,让他在陈果夫面前推荐自己,并且承诺给施公猛巨额的回扣。

  1947年4月,施公猛专程从上海到南京拜见陈果夫,将卢绪章的意见告诉了陈果夫。陈果夫听后很感兴趣,只是对卢绪章本人还有些怀疑,询问施公猛:卢绪章这个人态度如何?会不会有通共的嫌疑?

  陈果夫放下戒心,邀请卢绪章来家中商谈。卢绪章带着15岁的长子卢贤栋来到南京,见到陈果夫之时不卑不亢,说话老练,计划实际周祥。陈果夫非常满意,为能够物色到卢绪章这样的人才而沾沾自喜。

  卢绪章父子离去之时,陈果夫还高高兴兴将自己所著的《唯生论》拿出来赠予卢贤栋,在扉页上写道:卢贤栋兄惠存,弟果夫呈。

  回到上海后,卢绪章一直为建造药厂而奔波,一直到8月,中兴制药厂才正式开工奠基。当时上海各大企业、药房、药厂等60多家单位在《申报》上刊登贺词。陈果夫身患重病,不时咳血,还一定要在医生的陪同之下,带着氧气袋前往现场参加开幕典礼,并以药厂董事长的身份致辞。

  midd-984

  药厂的风光建立和陈果夫的并没有让卢绪章完全放松,1947年开始,频频有来找卢绪章的麻烦,怀疑他正在资助,甚至还闹到了陈果夫那里。

  卢绪章一边继续花钱,一边加大施公猛、严少白等人的红利,让他们在陈果夫面前多说些好话。陈果夫果然对们指认卢绪章的密信置之不理,并且要求不允许再追究。

  1948年6月,专门联络广大华行的联络员邵平同志和妻子沙平,沙平经不起敌人的,供出了上海地下党组织的地址和领导人刘少文。

  此时的卢绪章处境非常,敌人随时可能来抓,他必须带着家人撤离前往。幸而他早就已经看清局势,早就已经着手准备,将广大华行的资金往转移,此时此刻的广大华行其实已经成为一个空壳。

  1949年初,当中统CC系和上海的宣铁吾和毛森准备对广大华行下手之时,里面早就已经空空如也。

  1948年底,身在的卢绪章在组织的安排之下前往西柏坡,参加学习中央七届二中会议文件,准备迎接新中国成立后的工作。

  上海解放之后,卢绪章是员的身份传到了。施公猛、梁若节、严少白这些曾经和他相熟的官员们都感到不可置信,他们报复似地布置的来到毛梅影的住处,毛梅影让卢绪章回到来,否则就他们的孩子。

  1949年前后,广大华行向党组织上缴315万美元,20万元法币,这里面包括了卢绪章和广大华行所有的们的股份、红利。

  留在的原广大华行伙计们,后来都成了百万富翁,唯有卢老板一直清贫地过日子,一大家子老老小小,都靠卢绪章一个人的工资养活。他没有发展妻子,毛梅影因为要照顾孩子老人,经常请假,卢绪章和她商量辞职回家,不允许她做所谓的官太太,给党造成不好的影响。

  总结这十年的潜伏工作,卢绪章对自己功绩几乎不提,对广大华行的主要战果只简简单单说了几句话:掩护了几位党的领导干部,培养了一些经济贸易干部,发展了党的企业,扩大了资金积累,向党提供和调节了一些经费。

  这位与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红色商人,在所不能想象的之中,经历着灯红酒绿、刀光剑影,却始终两袖清风,真正做到了出淤泥而不染。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