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肌肤问题> 文章内容

马德田——“之气”

※发布时间:2022-1-15 19:38:22   ※发布作者:佚名   ※出自何处: 

  山东枣庄人,毕业于曲阜师范大学美术系。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文化部青联书法篆刻委员会委员,大学名家工作室高研班马德田(书法)导师班导师,中国国家画院胡抗美书法课题班,全国代表性中青年书法名家个案研究会,《中国书画》社书法院书法家,曲阜师范大学兼职教授,美术学院马德田书法工作室主任导师、教授,枣庄学院客座教授,青年联合会委员,书法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委员,青年书法家协会副,美术家协会当代艺术委员会委员,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副,枣庄市青年书法家协会,五月书会。2008年被评为优秀青年艺术家。2010年荣获“泰山文艺”。2009年《东方艺术·书法》中坚栏目专题介绍,2011-2015年连续提名为《东方艺术·书法》全国青年书法二十家。

  刚刚才听了大家的意见,无论是正面的、负面的,我觉得都有一定道理,这样的现在太少,非常珍贵。何国门讲“马德田是很有可能成为大家的一个人。”我也这么认为,但这仅仅是一种可能,成为大家的那条非常非常之艰辛,会碰到各种各样的困难,不仅需要勇气,还需要智慧,更需要持之以恒、的毅力。这些勇气、智慧和毅力旁人是帮不上什么忙的,主要靠自己,旁人最多只能提些鼓励和建设性的意见,有没有用还要靠他自己去消化。下面我就想谈谈这样的鼓励和意见。

  这是他临摹“二王”的作品,形神兼备。我曾看到过他临的颜真卿和其他名家的作品,都非常出色,不仅很像,而且像里面还有自己的意思。这是他临杨凝式的《卢鸿草堂十志图跋》,写得那么宽博。宽博是他最大的特征,无论临摹什么人的作品,都会比原作更加宽博,这个特点很好,一般人的临摹与原作相比,局气都小了,但他却临得大了,不容易,这就行大家气象。这是他临摹的敦煌残纸。民间书法的可塑性很大,他在临摹时把自己对章法构成的意识贯穿到里面去,进行了夸张变形,反映出他的创新和现代意识,特别精彩。以上临摹作品都是比较于原作的,接下来我们看他以意识为主的临摹作品,或着叫意临作品。

  这是意临傅山的,特点是把字形极度打开,感觉恢宏大气,无论临经典,还是临民间,结体宽博开张是他的特点,是他一以贯之的东西,根本上说是他的天性使然。傅山的原作是把圆转的外拓法用到了极致一个圆圈接着一个圆圈,大小圈,从上到下一直滚下来,缺少一种造形和节奏上的变化。他意临的时候强调变化,加进了方折内擫的写法,甚至将有些字改成行书来写,效果比原作更好。这就是用当代意识上解读古人,跟他们平等对活,然后进一步发挥,推陈出新,别开生面。

  现在人缺少理想,喜欢厚古薄今,什么事情都不动脑筋地认为今不如昔,其实是很没出息的。傅山的书法圆转太多,圆太多就俗,我给你加几个行书,加几个方折,加几个对比关系,都是合道的,这种意临已经属于创作了。我觉得任何有价值的创新都是在传统基础上的创新,孔子讲“述而不作”,强调在阐述前人时表达自己的观点,因此他是通过删订《六经》来表达自己的微言。

  传统文化都是这样,比如《易经》。《朱子语类》说:“《易》为卜筮作,非为文理作。伏羲之《易》,有占而无文,与今人用《火珠林》起课者相似。文王、周公之《易爻辞》如谶辞,孔子之《易》,纯以理言,已非羲、文本意。”《易》最初只是一种卜筮之书,经过文王、周公和孔子的传注疏释,不断添加文化内容,最终才成为经典。我们继承传统书法也应当这样,不要避开古人,要和古人对话,在对话过程当中把我们的意思表达出来,我觉得这几张作品都是抱着这样的态度来意临的,都很好,真的不输古人,至少那种对比关系的构成意识,那种宽博的结体,肯定超过原作。

  我觉得如果用这种方法去古人,深入下去,慢慢地自然而然地会走出一种自己的风格。这是临沈曾植的,点画既厚重又姿媚,结体宽博开张,同时又生拙不稳,得到了沈曾植书法的精髓。这是他临的甲骨文,强调结体造形和空间的组合关系,用一种图画的构成形式去加以重新处理。因为甲骨文本来是象形字,可塑性很大,可以地把构成意识融人进去,所以做出来的效果也不错。

  从这些临摹作品来看,他的探索面很广,基本功扎实,创新意识强烈。处处流露势开张的天性,这个很可贵。人是的尺度,怎么看人就是怎么看字。古代传统审美观强调“君子比德”,人品推崇敦厚、刚毅、,强调“养之气”,书法也一样,喜欢浑厚大气;人品不喜欢巧言令色,书法风格上的机灵小巧总是低人一等了,我觉得以上这些都是他可能成为大家的原因。马德田有那么好的传统功夫,带金字旁的女孩名字不轻车熟地去讨好庸众,去讨好市场,在这么的探索中苦苦追求,这种太可贵了。我所讲,都是在帮他出谋划策,讲心里话,就是希望他能够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