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保湿补水> 文章内容

最高法指令复查聂树斌案 王书金称一块石头落地

※发布时间:2021-4-29 10:26:19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昨天,身在磁县所的嫌犯王书金见到了律师朱,这也是王书金在等待死刑复核期间与律师的第5次会见。

  朱律师告诉《法制晚报》记者,王书金已从电视上知道聂案被指令异地复查,自己难逃一死,但要还他人清白。

  12月17日上午,市阳媚。在距离市区数十公里的磁县所,夹杂着的声音,王书金一步一挪地走进会见室,坐在他的律师对面。

  王书金在所里能看电视、看新闻,已经知道了聂树斌案被指令复查的消息,他对律师说,“一块石头落了地。如果真能等到那件案子了结,我也能踏踏实实地‘走’了。”

  2005年,广平县人王书金在河南被抓,他供述曾多名妇女并4人,其中包括“1994年西郊玉米地奸杀案”,而这起案件的“凶手”聂树斌,早已于1995年被中院以罪和故意罪执行死刑。

  朱律师对记者说,王书金被抓后就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他交代了所有,但恰恰是聂树斌案迟迟没有结果,这就像一块石头堵在他心里,他觉得应该还给聂树斌清白。

  现在,王书金的案件在最高法死刑复核已一年多,聂案终于迎来了转机。和一年前相比,王书金也显得有了。

  “王书金一直处于焦虑状态,他得了糖尿病,血糖忽高忽低。”朱律师介绍,所都很照顾他,不仅督促他定时吃药,一些重体力活儿都不会安排他去做。平时出散散步,没事的时候拔拔所的野草。

  《法制晚报》记者从多方面,王书金在所内的生活状态与其他、犯有所不同,除其他人外,所里能与王书金直接对话的还有三个人,磁县局长、磁县所所长和医生。

  朱说,刚进入死刑复核程序时,王书金的情绪波动很大。“终审宣判第二天,我与另外一位律师申请会见王书金。”

  王书金告诉两位律师,他对法院认定的前三起犯罪事实没有,,他愿意。但是对涉及1994年发生在西郊玉米地的案子(聂树斌案)没有认定,他在死刑复核阶段,还要自己的意见。

  王书金向律师透露,2012年1月17日前后,自称市的人曾让王书金看了一张卫星照片,对方说有很多张,但只给他看了一张,让他辨认。“我说照片上的人是我。既然他们能拿到卫星照片,就应该把案发当时的照片拿出来,不就更能说明问题吗?”

  朱说,他们只能一边安慰王书金,一边让他相信司法。“今年7月见他,比二审开庭时还瘦,脸色泛黄,他一见我们,还是急着问死刑复核的结果。”

  2013年12月中旬,最高死刑复核小组提讯了王书金,但时间很短。王书金向朱回忆,时间大概也就20分钟。

  “主要交代了我在河南荥阳和西郊玉米地的作案经过。”王书金称,“我认为对死刑复核小组没什么可隐瞒的,本想把案情都说一遍,可提讯也就简单地问了两句,临走时还说会再来找我。”

  这让王书金更加着急,也抱着一线希望,“是我干的,我承认,他们为啥不认?该我扛的,就应该来找我。”

  朱说,王书金在焦急地等待中想到身后事。“王书金到所后,至今无亲属看望。他哀求律师,临走时他希望能见一下家人。但他也知道希望不大。”

  他说,“这么多年了,家里人包括哥哥姐姐们在内,没一个人来看过我。”王书金说他犯事儿后,媳妇儿早就跟人家跑了,但他还是想在临走前看看家人。

  案件回放 王书金被抓供述 自己是聂案线年,市西郊一块玉米地里发生一起案,聂树斌被为嫌犯,并于次年被执行死刑。

  在此次庭审中,检方提交了聂树斌案的部分,认为王书金关于被害人尸体特征、手段、作案具体时间、被害人身高的供述与西郊案实际情况不符,王书金并非聂树斌案的“线日,高院在宣判,驳回王书金上诉,维持死刑原判。高院表示,虽然王书金能够供述出西郊、故意案现场的部分情况,但其供述与庭审中检察员出示并经庭审质证、认证的相关不符。

  洪指出,聂树斌案的复查目前已经启动,而聂树斌案要解决的问题是凶手是不是聂树斌,这个与王书金无关,王书金的死刑复核程序应该继续进行。

  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日本女生的冬天:真的是上身厚衣下...34708《一步之遥》删减揭秘 或许这就是看...和前夫同居的日子